Talk
游戏
游戏那点事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关注扫描二维码关注Talk游戏微信公众号
微信扫码
1电脑

那款“病娇”游戏还没做完,制作人已经烦恼缠身

时间:2018-09-25 15:38 | 0 加入收藏 | 有话评论(0)
  

01

对于著名独立游戏《病娇模拟器》的制作人Yandere Dev来说,过去的几个月过得比较艰难。虽然他在开发《病娇模拟器》的四年多时间里面没少陷在争议的漩涡中,但是今年的一连串事件,正在让他的形象逐渐崩塌。

(为方便阅读,制作人在下文简称为病娇君)

《病娇模拟器》是一款以二次元女性性格模版“病娇”为主题的潜入刺杀型游戏。玩家会扮演一名心理扭曲的少女,在校园里杀害所有试图和自己心上人接触的“爱情对手”。由于题材新奇又富有争议性,这款游戏一度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,有很高的关注度。

可能你还没听说过这款游戏,但它的玩家规模已经颇为可观。在国外,诸如Pewdiepie、Markipriler这样的明星游戏主播都出过它的专题系列视频,而且游戏在2015年,其早期版本就已经突破了500万下载量,并在国内逐渐有了一定的人气。

但是,在随后的几年里,游戏开发进展进展缓慢,完整版始终做不出来,而一些原本满怀期待的粉丝渐渐失去了耐心。


顺便说一下,这张宣传主题图上的角色除了女主角,一个都还没加入游戏

最近这次事件的导火索,是6月6日病娇君发布的一个“奥莎娜去哪儿了”的视频。在视频中,病娇君花了6分钟的时间,从游戏设计思路和时间分配的角度,说明为什么游戏的第一个重要反派女“宿敌”在游戏开发了4年之后还没有在游戏中出现。


尽管奥莎娜在预告视频中已经出现很多次了,却迟迟不能发布

“我希望这个女反派的游戏机制能够真正让人感到有趣……在其他角色出现前把她放进游戏里会让游戏变得十分单薄直白……我花了95%的时间制作游戏核心功能,5%的时间制作奥莎娜……”


粉丝已经受够了这种看起来有理有据的实力甩锅

不过这些不足以说服一些追随了他很多年的粉丝。他们只想知道《病娇模拟器》到底什么时候能正式完成,并且对病娇君再次在女反派这种重大问题上拖延表示不满。而病娇君处理这些请求的方式则很直接——他把所有他不喜欢的评论都删除了,甚至还一度关闭了评论区。

病娇君的这些举动彻底激怒了粉丝。他们在各个社区发帖声讨,引出更多人大吐苦水。许多病娇君当年的幼稚言论和行为被翻了出来,吃瓜群众各种扒皮的帖子和视频也出了不少,人们才注意到病娇君不但一贯不爱听反对意见,而且编程水平似乎也不怎么样。

还有人发现,在2017年5月的时候,《病娇模拟器》曾经一度与独立游戏发行商tinyBuild有过合作,但是从种种迹象表明,这段合作已经告吹,而病娇君没有对此做出过任何表示。

眼看着一切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,病娇君一反常态地连续在开发者博客上发文,一面解释自己“和发行商闹掰是因为八字不合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”,一面可怜兮兮地控诉自己遭受着“严重的网络暴力”,被“别有用心的人带节奏刷评论”。


病娇君的开发者博客清晰易读,还配有可爱的游戏女主角表情包,一直很能打动人,但是很多粉丝已经不会相信了

02

这场风波过后,病娇君的Patreon收入从高峰期的每月5000多美元下降到了3000多美元。他的名声显然受到了一些影响,而且病娇君的自尊也应该多少受到了一点伤害。

但是风波过后,病娇君依然在按照自己的步伐更新游戏。他的视频依然有上百万人观看,而且粉丝同人创作的热情依然很高。


近期的视频观看量依然有上百万,还预计会推出一些粉丝制作的真人影片

这是怎么回事呢?为什么病娇君能有这么大的魅力?

批评者们多半很难理解。在他们眼里,病娇君就是一个中二病爆表的戏精。除了删评论以外,病娇君还经常会辱骂粉丝和志愿者,说他们“一天到晚问一些蠢问题”,“作品太烂没法看”。病娇君平时还老爱发表一些比较“直男癌”的言论,并且动不动就不分对象地怼人。

有一段时间,《病娇模拟器》的mod兼容性问题频发。病娇君的解决方法简单粗暴:一旦游戏检测到了玩家使用某个mod,就会弹出一个屏幕,让玩家“别再用这个沙雕mod了,我可不想一开邮箱就看见你们说又哪儿哪儿不兼容了”。


一使用Mod就会弹出病娇君的警告

虽然病娇君总是声称自己“一天到晚都在辛勤工作”,但是从他的Twitch直播记录来看,他玩游戏也是天天不落。

最常被嘲讽的可能还是病娇君的编程水平了。病娇君一直坚称自己“有三年的游戏开发经验”,可是写出来的程序却全是“if/else if”的基础逻辑判断,导致游戏虽然画面不怎么样,内容也不多,却经常三步一卡顿。


2016年网友曾经曝光过《病娇模拟器》的编程水平比hello world高不到哪儿去,最近又被扒了出来

但是病娇君作为一个程序员的自尊心却很高。tinyBuild一度派出了一名程序员来协助他工作,甚至重写了大部分程序,却最后因为病娇君不愿意学习适应新的开发方式而只能作罢,与tinyBuild的合作也因此终止。


病娇君确实有三年工作经验,除了QA测试之外也做过手游程序员,但是水平真的不怎么样

差劲的编程水平,让《病娇模拟器》的更新也受到了很大影响。每回更新,都仿佛在修复上回新增的bug还不够多的问题,导致更新进度越来越缓慢,更新的内容也越来越琐碎和无关紧要。

03

这些批评都很有道理,但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:《病娇模拟器》所取得的成功与关注,和病娇君的人品,其实没有什么关联。

《病娇模拟器》的起源,只不过是4chan上常见的一个口嗨帖。匿名玩家发布了一个游戏概念设计,玩家需要扮演一个病娇型的跟踪狂女生,会用各种隐匿手段残忍杀死任何胆敢和自己心上人聊天调情的“对手”。


2014年的游戏概念原帖。病娇君后来声称他就是发帖的人

这种妄想帖子天天都有,通常火一阵就会没有后续。然而病娇君却真正把这个帖子当了一回事,没过几天就建立了专门的网站和油管账号,并且发布了一个基于这个帖子设计的游戏的预告片。


只花了三天左右的时间,病娇君就做了这么一个Demo,还制作了网站,执行力确实很高

随便写点开脑洞的设定是一回事,让这些设定真的成为一个游戏,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档次的工作了。在《病娇模拟器》发布后,病娇君勤奋的更新让游戏迅速就有了可以试玩的版本,并且吸引了一批志愿者来不断完善这个游戏。直到2015年,游戏主播界的超级巨星Pewdiepie和Markiplier先后出了一系列游戏视频,才算是真正将这款游戏推向了主流视野。

可以说,没有病娇君,就不太可能有现在的《病娇模拟器》。

而病娇君还有一个优点,他非常擅长在社交媒体上运营社区。是的,虽然病娇君是个一言不和就怼粉丝的中二病患者,但是性格有缺陷不代表智商低。病娇君的视频和开发者博客质量都很高。如果只看这些内容,病娇君展现的一直都是一个稳健、可靠而又专业的形象。在《病娇模拟器》大火以后,可能绝大多数人,都只会接触到病娇君的这一面。

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经历了那么多质疑和挑战之后,病娇君始终都能得到一部分人的信任和支持。

而更多的人,则可能根本不在乎病娇君到底是谁 ,只要游戏好玩就行:

04

经过这么多年,《病娇模拟器》的设定、主要角色和玩法早就被剧透了个底儿掉。大部分人应该也不指望游戏在未来会有什么本质上的革新。无论是病娇君的支持者还是批评者,最核心的论调其实都是一样的:希望游戏能赶紧把之前计划的内容完成,不要整什么新的幺蛾子。

另一方面,对于《病娇模拟器》这个文化现象的消费,也早就超越了游戏(和制作人)本身的范畴。各种衍生的Cosplay、同人艺术、Mod和Mod评测,恐怕更看重的是《病娇模拟器》的热度和猎奇的话题。不管游戏能不能真的完成,都已经生产了足够的的娱乐价值。


对于衍生文化的消费者来说,这可能只不过是另一个有点热度的猎奇题材而已(来源:Kleiner Pixel)

在《病娇模拟器》的核心圈子里,病娇君通过直播、视频和各种社交媒体上的互动,把开发游戏的过程变成了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真人秀。一个很符合社会偏见的,勤奋努力却能力平庸的独立游戏开发者,和一个很符合社会偏见的中二病二次元“死宅男”,在他身上完美融合,才能带别人这么多谈资与欢乐。


把自己的生活暴露在大众视野下吸引了关注,但也让病娇君每一次脆弱的时刻都被人冷眼旁观

这一场围绕《病娇模拟器》的闹剧,大概就是我们所处时代的一个写照:游戏并不只是游戏,开发者不只是开发者,评论家不只是评论家,粉丝也不只是粉丝,深陷其中的每个人都在竭力呼喊,想要做点什么,证明点什么,但是最终好像也什么都没有改变。也许他们真正喜欢的,自始至终都只是这种搞个大新闻引人侧目的感觉。

病娇君的性格上的弱点和游戏拖沓的开发进度,成为了出色的沙袋。而病娇君本人,也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争执中开始迷失方向,越陷越深。也许直到他完成游戏,或者彻底被人遗忘,才能得到解脱。

本文来源媒体:病娇模拟器

引用:http://games.sina.com.cn/t/n/2018-09-25/hkmwytn9968642.shtml

上一篇:Fraunhofer计划使用微型显示器克服VR晕动症

专题专栏 SEMINAR

业者经验 EXPERIENCE

    行业数据 INDUSTRY DATA

    产业资讯 INDUSTRY INFORMATION

    官方新闻 CURRENT NEWS